抗疫院长刘智明感染后去世 曾助脑外伤女孩生命重燃


彭志勇:我是ICU的医生,到我这边的患者都属于重症了。交流中的感觉是,国内的患者会有肾脏功能损害,但是国外患者表现得更加严重,他们肾脏的损害很厉害。

国内是居民住在小区里,小区有统一的出入口,只要把出入口锁了,就能强制隔离。但国外不一样,很多地方没有所谓的小区,都是房子直接对着大街。不太可能把人控制在一个地方,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基层干部去做这个事。

从之前国内的情况看,要组建新的ICU或者为ICU增加床位,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医生会很紧缺。因为武汉的雷神山医院是我们中南医院管理的,我3天之内在雷神山开了一个新的ICU,当时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。

赵剡:3月25日交流时,加拿大的医生问,有哪些事情是需要他们第二天就开始做的?我提了三个方面的建议,从个人层面来说,首先要做到戴口罩、洗手、通风;对医院来说,我们需要做到“两通道三区”,就是把医护人员的通道和患者的通道分开,把干净的区域、污染的区域、中间区域分开;第三点就是要做到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,首先要把普通老百姓(76.200, -0.01, -0.01%)和新冠肺炎的患者分开,其次要把轻症患者和重症患者分开。如果做到这几点,抗疫的效果绝对立竿见影。

11时50分,救助机组从珠海起飞前往救助现场;13时10分,救助机组抵达现场海域,救生机组立即开始救援作业,救生员携带救援装备下降到货船上,对患病船员和陪同测体温,均显示正常。救生员先后将患病船员和陪同接上直升机,并于13时35分返回;14时20分,救助机组落地九洲机场,等待在旁的珠海海关、边检等部门人员对该患病船员和陪同进行询问登记,登记结束后,该患病船员被送往珠海市中医院。

(编者注:据中国青年网报道,2月27日,意大利卫生部援引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,认为只有可能与病人有过接触的人、出现了咳嗽打喷嚏等症状的人、正在照顾疑似/确诊病人的人,以及医院的医护工作者才需要戴口罩。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2月29日,法国卫生部长表示,如果没有医生开具的处方,没有人需要戴口罩。

但国外类似症状的病人很多。那个医生的意思是,假如你在国外发烧、咳嗽,并且在没有鼻子不通的情况下失去了嗅觉,你可能连核酸检测都不用做了,你就已经确诊了。他们把失去嗅觉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,它的特异性很强。不一定每个人都会出现这个症状,但是出现了这个症状很可能就是得新冠肺炎了。这让我们很吃惊。

赵剡:对于国外来说,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。

中国的一些经验,很难复制到西方

现在法国和意大利的病人很多,我们已经不知道病人在哪里了,普通人也可能面对病人。如果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面对病人时应该戴口罩,普通人难道就不该戴吗?每次交流,我都建议要让普通人戴口罩。